🔪与🔫与麦田

W和兮的狡槙基地
温柔又帅气→狡❤槙←可爱又迷人
傻白甜!ooc!慎fo!


头像@maki

【狡槙】复活

 @クランベリー紅茶 亲爱的葵!生日快乐!么么哒!



[槙岛被世界抹杀,却在狡啮心中生根发芽。]

 

槙岛圣护消失了。

狡啮意识到这件事情是因为冰箱里为他的租客准备的蛋糕只动了一小块,那还是买回当天,对方直接从他手中切去的。

 

狡啮的租客——槙岛圣护,是一名以写作为生的自由职业者。以写作为生这个形容也许并不准确,他的作品并无法养活自己。狡啮见过那些散落的手稿,排列在白纸上晦涩又嘲讽的危险文字,在现在毫无市场。现在畅销的是那些恩怨情仇和爱恨缠绵,即便是可以脱离情爱的那部分题材,也难免染上盛行的风尚。在他的租客刚搬进来没多久之后,狡啮在无奈整理那些撒在公共客厅的手稿时,一度怀疑自己的租客连付房租都极为艰难。

这样散发着禁果气息的文字,怎么可能会被允许传播出去呢?

把稿子整理好,狡啮提了装有草莓大福的纸袋,然后敲响了对方挂有“请勿打扰”字牌的门。

开门的是一位神情淡漠的白发青年,赤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手中拿着一本封面磨损严重的书,不言不语地望着狡啮的眼睛。等狡啮把手中的东西递到他面前,才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手稿上,他致谢般点了点头,接过稿子要关门转身时,白色纸袋从关闭一半的门旁出现在他面前。

两人自此熟悉起来。

而后狡啮发现,和最初的印象不同,槙岛并非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在很多时候,他都甚是健谈,比如对于自己看过的书、正在写的东西,窗外完美祥和的景象,又比如对于喜欢的甜点和茶,狡啮不好不坏的厨艺和随意的穿衣习惯,总是能滔滔不绝地讲上一段时间。相比下来,狡啮可要比他话少得多。

然而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即便是在同一处空间里。狡啮有白天的工作要忙,而槙岛更多是沉浸在夜晚的怀抱里。

如同昼夜相错。

不过,这并不妨碍狡啮下班后给自己的租客带上一两块可口的甜品,有时赶巧碰到槙岛起床,便能看到对方吃到美味的满足表情——这也同样让狡啮感到满足。有时几天碰不到一次,但冰箱里消失的甜点会证明对方的存在。于是狡啮便习惯每日回家检查一下冰箱,便于他及时补充对方的食物。

可是,已经三天了,那缺了一个口的蛋糕,依旧原封不动地躺在那里。

狡啮站在那扇门前,门上防打扰的警示牌早被收了起来,只留上面一个突兀的没入门板的钉子。

他敲敲门,在门口等待。

一分钟后,无人应门,狡啮干脆地用备用钥匙打开门,漆黑的房间内,透过门口传来的光,隐约照出一个整齐到不可思议的空荡房间。

干净整齐的、空无一人的房间。

槙岛离开了。

念头在狡啮脑中闪过又被立刻否定,那个人,离开也许会带走自己的稿纸,却绝不会整理屋子,更不会清理涂抹在白墙上的“灵感”。

那么,槙岛失踪了。

狡啮环顾这个整洁到让自己陌生的房间,两秒钟后,冲到客厅把自己扔在桌子上的手机拿起,拨号。

“唐之杜,帮忙把一个人的身份生平调出来发到我邮件里。”

“槙岛圣护。”

“确定是叫槙岛圣护。”

“知道了,谢了。”

狡啮挂了电话,唐之杜那句“槙岛圣护是吗,确认没有这个人哦”的余音在耳边还没有完全散去。

不是失踪,是消失。

槙岛圣护消失了。

狡啮甚至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的记忆,他的生活中是否真的存在锅这样一个名叫“槙岛圣护”的白发男人,只是冰箱里那块蛋糕的缺口像是咧开的一张嘴,嘲笑狡啮的自我怀疑。

代表身份的户籍无法证明槙岛的存在,可但凡存在,就有痕迹,就会与这个世界产生联系。狡啮刮开被粉刷干净的墙壁,薄薄的一层涂料后面是水泥灰。他又试图联系负责槙岛作品的责编,却被告知并没有这样一位作者。去寻找槙岛搬来之前的住所,因为城市建设那里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狡啮坐在沙发上,面前是那块快过保质期的蛋糕。

槙岛圣护与这个世界的联系,除了自己和这块过期蛋糕,其余全是空白。而很快,那块蛋糕也会变质、发霉、腐烂,在这世间消失。于是,狡啮慎也便会成为槙岛圣护存在的唯一证明。

他想,他得做点什么。

狡啮从缺口的部分吃掉了那块蛋糕。

他白天照常上班,在监视器前观察记录这座城市的和谐日常,却把夜晚的健身时间分出一半在案前——将槙岛的手稿一点一点用自己的语言复刻下来。

这是在犯罪,狡啮清楚地知道,从他整理散乱的稿纸看到上面内容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他的租客是这个“美丽世界”的隐患,是他需要抓捕的对象,但是他没有。从那时起,狡啮就明白,自己是个从犯。现在,不过是从从犯成为主犯而已。

槙岛不是蛇,是狡啮擅自吞食了禁果。

 

狡啮从盒子里抽出一根烟,正要塞进嘴里时,身后有人从指缝里叼走了香烟。白色的发丝落在狡啮的肩膀上,他扭过头,给来人点了烟。像往常一样,那人只吸了一口,就坐到狡啮旁边,把燃起的香烟斜放在烟灰缸上。

身边的人拿起一本书,狡啮看了一眼,便继续在纸上写着什么。

香烟渐渐燃尽,泛白的灰烬落下来,落在黎明之前。

 

破晓的光穿过窗,照在睡沙发的男人身上。

旁边的桌子上摊着一本《追忆似水年华》,翻开的那页写着:

我觉得凯尔特人的信仰很合情理。他们相信,我们的亲人死去之后,灵魂会被拘禁在一些下等物种的躯壳内;例如一头野兽,一株草木,或者一件无生物,将成为他们灵魂的归宿,我们确实以为他们已死,直到有一天——不少人碰不到这一天——我们赶巧经过某一棵树,而树里偏偏拘禁着他们的灵魂。于是灵魂颤动起来,呼唤我们,我们倘若听出他们的叫唤,禁术也就随之破解。他们的灵魂得以解脱,他们战胜了死亡,又回来同我们一起生活。


end


评论(7)
热度(61)

© 🔪与🔫与麦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