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与麦田

W和兮的狡槙基地
温柔又帅气→狡❤槙←可爱又迷人
傻白甜!ooc!慎fo!


头像@maki

一个雨夜


狡啮竖了竖领子,大步穿进雨里。
雨不大,却恼人,细细密密的,淋在身上总不会让人好受,于是狡啮加快了步伐,十多分钟就来到那条他抄近路回出租屋的必经之巷。
巷子不宽,能容下两人并排,平时鲜少有人通过,巷口的路灯也是昏暗的,直至中间就已见不到什么光亮。狡啮就从那昏暗的灯光下穿过,踏进暗色之中。
紧接着,他放缓了脚步。
巷子中间——在距他五米之外的位置,站着一个人。
这着实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要知道,即便是白天,这巷子里也很少同时存在两个人,何况是现在——一个下着雨的夜晚。
狡啮脑中闪过很多种猜测,譬如他是一个流浪者,抑或是心怀不轨的人,然而这样猜测都在他隐约看见那人的动作之后,被抛到了高加索山脉最高的峰顶上——他在画画。
一个疯狂的画家?
狡啮在向前一步中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即使这个人有着极为标准的绘画姿势,但他没有对画的热情,这对一个雨夜沉迷街头壁画的画家来说是一件矛盾的事情。
那么……
狡啮脚步更缓,在黑暗中盯着被雨打湿的墙壁,和在雨中绘画的人,然后,他在距离那人不足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的视线此时已经丝毫不在墙面上了,而是完全转移到他更感兴趣的绘者的身上。
夜色太沉,灯光太远,细雨太朦胧,这些任意都能成为视线障碍的因素,都无法阻挡他凝聚在那人身上的目光。狡啮甚至来不及思考,一个形容便在他脑海中绽开花儿来——雨中的阿多尼斯。
原谅他贫乏的词汇表达,但要知道,这个比喻所包含的是不逊于法国人最浪漫且富有诗意的赞美。
而“雨中的阿多尼斯”,却恍若未知身后停驻着一个陌生人,他执着笔,笔尖在贴在墙上的纸张勾画。
“‘黑暗无论怎样悠长’……”
狡啮一怔,继而接道:“‘白昼总会到来’。”
片刻之后,眼前的人停了笔,他转过身,纯白的发丝从肩膀滑落到颈前:“要来看这一出苏格兰剧吗?”
狡啮弯了弯嘴角:“当然。”

手绘的海报早已被斜斜的雨丝晕湿,而那上面,还有墨迹未干。

注:
【黑暗无论如何悠长,白昼总会到来。】:引自莎士比亚的《麦克白》。
【苏格兰剧】:即《麦克白》戏剧,因参演人员认为直呼其名易带来不幸,所以用“那出苏格兰剧”来指代《麦克白》。

评论
热度(40)

© 🔪与🔫与麦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