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与麦田

W和兮的狡槙基地
温柔又帅气→狡❤槙←可爱又迷人
傻白甜!ooc!慎fo!


头像@maki

【百日狡槙】掘

-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在一具尸体旁边抽烟,这样会被尸体的灵魂认为是不敬。其实主要是会被尸体的家属嫌弃。不过我犹豫了会儿,还是抽了。因为我看见举着铁锹的那个人也抽了,在这个乌云密布的夜晚,他的嘴角有个若隐若现的光点。

尸体被摆在我脚旁,背部朝上,我只能见着一个被轰出个窟窿的后脑勺,看着也真够惨的。在和平的世界,已经很难见到枪火的影子了。

我看过很多人下葬,这位算是数一数二地草率。与其说是下葬,不如说是毁尸灭迹更贴切点。我在这片墓地守了二十多年,类似的人还真没怎么见过。不过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局外人,任何人讲述一段故事时,都不会有我的出场。

挖坑的那位专心地一锹锹挖着,也没中途歇个气儿,转眼挖完一大半。他喘着粗气,像把这差事当成种发泄似的,汗顺着他的脸滴进土里。据说一口气挖好,黄泉路上就能畅行无阻,也不知是真是假。

我坐在那里没有动。黑暗中,除去土中的沙石和铁摩擦的声音外,就剩下我的血液流动的声音。尸体了无生气地横躺在那,一团白色的头发在晚风中变得毛毛躁躁的。我弯下腰,把这颗头颅用手稍微调整方向,露出那张满是脏乱血污的脸。干涸的血乱糟糟地涂在上面,本来的面目难以分辨。

它已经完全是个空壳了。不会动弹、没有温度、沾满土腥、将来还会被各种地下的微生物当作繁衍的巢穴。人死了就得变成这样,要么丢进火里,猛烈而迅速地翻滚,化成烟和灰烬,要么慢慢被侵蚀、被啃咬,最终和泥土合为一体。灵魂早就跑得没影了,剩下的这些只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细胞。

我突然听见那个沉默的男人停下铁锹,说了句话。

别动他。

语气冷冷的。我收回手,道声抱歉。男人喘口气,继续他的动作。

好像是因为我的过错,让白发的灵魂在他的黄泉路上停了一停。这一停,就忍不住要顺着来路回望人间残存的念想。死神会让他与所有人重归于好,回望时,他不会再对世间的任何事情抱有怨恨。情感像被吞进了庞大的漩涡,不再如人世间那样,在人的身后紧追不舍。

没有哪种情感能够幸免——

我突然觉得那个染血的嘴角莫名地流露出一点悲切。我陡然一惊,嘴里的烟掉到地上,连忙揉揉眼睛,才发现是自己的错觉。

晚风愈发凛冽。


-

 

评论(7)
热度(31)

© 🔪与🔫与麦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