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与麦田

W和兮的狡槙基地
温柔又帅气→狡❤槙←可爱又迷人
傻白甜!ooc!慎fo!


头像@maki

【狡槙】灰

读书日快乐

但是我为什么会写这种傻白甜的梗【【【

两个人捡了个孩子养的设定。OOC OOC OOC OOC OOC 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五遍。

 

 

-

 

 

“我不喜欢小孩子。”

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奋斗的狡啮听见这句话,手上的动作一顿。

锅里的煎蛋发出焦掉的“嘶嘶”响声。他转身,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槙岛,却见到他若无其事地翻过了一页书,好像之前那句话不是他说的一般。

院子里仍然不断地传来水声,像是有人在浅浅的人造池塘里走来走去。水的波纹反射到客厅的天花板上,扭曲而毫无规则地变幻着。槙岛隐约能听见一个稚嫩的嗓音,哼唱着常见的儿歌。是“丢手帕”还是“丢手绢”来着,槙岛思考,随即又皱着眉摇晃脑袋,试图把这种无聊的想法驱赶出去。

他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槙岛很少唉声叹气,因此在做这件事时连他自己都感觉到有点陌生。

狡啮扒掉围裙,把煎蛋和香肠铲进盘中,随意地撒了点紫菜粉(槙岛那份加了番茄酱),端了出去。清晨的阳光穿过落地窗,在光洁而平滑的地板上缓缓移动。槙岛没有兴致欣赏落在脚背上的暖暖的光线,也没有兴致欣赏狡啮围裙下裸着的上半身的紧实肌肉线条。他只是又翻了一页书,而在狡啮看来,显而易见,上面的一个字他都没读进去。


“我以为是你——把他捡回来的。”狡啮看着院子里的孩子,故意在“你”上拉长了声调说道。

槙岛像是终于舍得把眼神从书本上挪开似的,抬头冷冷地瞥了窗外一眼,试图用这个眼神表达自己的厌恶。“我后悔了。人总是会后悔的。”

狡啮笑笑,把鸡蛋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

“‘他灰蒙蒙的眼睛看着我,像是一只从未找到归宿的野猫在对我低声啜泣。’我记得这是你的原话。”

“……”槙岛盯着盘子里的东西看,似乎在纠结自己应该先表达对孩子的厌恶还是对鸡蛋的厌恶还是对把鸡蛋端到他面前的狡啮慎也的厌恶。

天知道自己的脑子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对着一个浑身湿透的野孩子起了“同情心”这种神奇的东西。他还以为他和这东西永远都无缘……

不,本来应该是无缘的。但这孩子当时的眼睛……跟狡啮简直一模一样。他竟然发现自己无法把一个拥有这种眼睛的孩子丢下不管。而且他无比地清楚,在暴风雨的夜晚中,瘦弱成那副德性的孩子是熬不到第二天的黎明的。

政治犯的同情心和鳄鱼的眼泪一样虚假。这不,他现在就后悔了。

“……明明是你的错。”想到这里,槙岛瞥了眼狡啮的侧脸,小声抱怨道。

就因为一双眼睛。


 

“小子!”

狡啮没有听见这句嘟哝,开口叫在水塘里面光着脚玩耍的孩子,同时打开门走了出去。瘦弱的孩子听见狡啮的呼喊,抬起头,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小小的脚丫踏着水跑过来。孩子的皮肤有些病态地发白,白色发丝在微风中飘扬,湛蓝的眼眸中满溢着纯真。

孩子的身上还穿着不合身的衬衫,这让他的身躯更显消瘦。他的头发比槙岛稍短一些,但颜色和质感却很相近。眼睛则和狡啮几乎一模一样。这种巧合让初次看见他的狡啮和槙岛同时感觉到了些许微妙。孩子一路小跑,冲到狡啮的身前,狡啮张开有力的双臂,一把将孩子举过头顶,让他坐到自己的肩膀上。孩子发出兴奋的尖叫,短小的手指抓着狡啮硬邦邦的头发,喊着“那边!那边!”一大一小两个人在庭院中到处走来走去。

槙岛目前最想知道的事情就是为什么狡啮在和小孩子在一起时的智商会出现如此大的断崖式下降。

在狡啮站到一棵树旁,打算把他放到树枝上时,槙岛终于忍无可忍地狠狠合上了书。


走出门时强烈的日光让槙岛下意识地眯起眼睛。他径直走到狡啮身后,看着他愚蠢地和骑在他脖子上的孩子一起手舞足蹈。

“您看着就像印度的公主,骑着她的大象。*”

槙岛冷淡地说。孩子听见槙岛的声音,触电般转过身,随后露出畏惧的可怜眼神。

看见他的眼神,槙岛抿了抿嘴唇,把后面讽刺的话咽了回去。这小子好像有点怕他。好吧,他知道他除了那天晚上之外,总是拿张臭脸对着这小子……

他把矛头调转,指向狡啮,“你过来。”那语气好像狡啮不过来的话他就要把他去壳吃了似的。狡啮放下孩子,跟槙岛走到几步外。


 

“听着狡啮,如果你真的打算养他的话——”

“不是‘你’,是‘我们’。”狡啮认真地打断他的话。

“……好,‘我们’。”槙岛接受得有些勉强,但仍然继续说了下去,“你首先得给他买几件合身的衣服,我是说,带他到街上,好的服装店里。”

狡啮看上去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回身瞅了眼孩子,又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衣服。

槙岛看着狡啮光着的上半身,不知怎么脑补出他常穿的工字黑背心,沉默了一会儿。

“……好吧,以你的审美不知道会买回来什么鬼衣服……我来陪他去。还有,其他的生活用品也要置办……我觉得他需要一张床。”

“床上的人数和人的想象力成反比。*”他听见狡啮嘀咕了一句。

“没空跟你聊寺山修司。你等下就得买回来。”槙岛朝孩子看去,孩子正抓着自己的衣角,躲在墙后面偷偷地看着他们。

“另外,你不会打算一直叫他‘小子’吧。既然他说不出自己的名字的话,我们就得给他起一个。”

狡啮陷入了沉思。

槙岛跟着陷入了沉思。

不远处偷听的孩子也陷入了沉思。


“……大五郎?”五分钟后,狡啮提议。

“……”“……”回应他的是两串省略号。

“你就不能想点正常的名字吗……不然就文森特?”槙岛提议。

“……”“……”回应他的仍然是两串省略号。

“至少是个日本人的名字吧……带上我们两个的名字如何……深夜和正午之间……黎明?”狡啮继续尝试。

“不要,会让我想起一个唱歌的人。”槙岛否决。

“黄昏?”狡啮锲而不舍。

“不好听,再说哪有小孩子叫黄昏的。”槙岛再次否决。

“……”


三个人之间又陷入了持久的沉默。除了池塘里的鱼偶尔跳出水面和树叶被风吹动的声音外,一片寂静。

十分钟后,躲在墙角的孩子突然出声。

“嗯……”他憋出了一个音节,成功吸引了两个绞尽脑汁的大人的注意。在两个大人的注视下,他小心地抬起自己的手。

“黑——”他的手指指向狡啮的头发。

“白——”指向槙岛的头发。

“——灰?”最终指向自己。


两个大人对视一眼。

“其实,灰,也挺可爱的……不是吗?”狡啮说。

“……嗯。”

槙岛艰涩地回答。


 


 

也许是TBC

*出自法国电影<漫长的婚约>

 *出自寺山修司<幻想图书馆>

评论(27)
热度(62)

© 🔪与🔫与麦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