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与麦田

W和兮的狡槙基地
温柔又帅气→狡❤槙←可爱又迷人
傻白甜!ooc!慎fo!


头像@maki

【狡槙】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组织

梗源:Monty Python和昆汀

 

-

 

(一天下午,穿着西装的狡啮和槙岛坐在办公桌后翻看文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槙岛:请进!

(一个小个子男人走了进来)

客人:打扰了,请问这里是全镇最穷凶极恶的犯罪组织的面试地点吗?

槙岛(抬头):是的先生。请坐。

(客人坐下)

槙岛:很高兴见到您,先生。

客人:很高兴见到你们,我在镇子上找像你们这样的组织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

槙岛:多谢您的关注,先生。

客人:我在公告栏上看到了地址。我想要加入你们!

槙岛:好的,请稍微等一下。

(槙岛从狡啮忙着在看的厚厚一叠资料最下面抽出了一张表格)

槙岛:您的名字是?

客人:杰森,我叫杰森。J-A-S……

槙岛:不不,不用拼写,我们在中文环境下。

客人:哦,对不起,您说得对。我还以为我们要装作用英文讲话。

槙岛:没关系。请问您以前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吗?

客人:呃,抱歉,可能还没有做过很多……我想想……我以前曾经把自己的黄色书刊借给别人。

狡啮(低着头):那是十到十五日拘留。

客人:什么?

槙岛:没什么,别介意,他是我们组织的法务。

客人:……为什么犯罪组织会需要法务?

槙岛:我们是正规的组织。法务可以处理一些比较烦人的事情,比如扰民的邻居。

客人:好吧……嗯,是这样的,我听说你们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做过很多过激的举动。

槙岛:是的,我们就是战争、鲜血、恐怖和哀鸣的化身。您说的过激的举动,比如?

客人:我听街口的理发师说你们抢过银行。

槙岛:啊,那可真是个难以忘怀的经历。

客人:我猜也是。

槙岛:我们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走进银行,没有人敢拦我们,然后我们旁若无人地从账户里取走了一千五百英镑——

客人:等等,取走?

槙岛:怎么了?

客人:那根本不算犯罪!

槙岛:但是我们确实从银行拿到了钱。

客人:那就是你们的钱!

槙岛:……哦……

(沉默)

槙岛:好像确实是这样。你的观点很有趣。

客人:我还听说你们抢了杂货铺。

槙岛:嗯,那是狡啮自己干的,那天他勇敢极了。狡啮?

狡啮(抬头):不好意思我正在看案件进展……不不不,我在看……呃,在看一些低俗小说。你们在聊什么?

槙岛:我正和这位先生聊到你抢杂货铺。

狡啮:是吗?说起来我还记忆犹新。那天我腰里揣着手枪,走进那家杂货铺,然后不容分说地拿走了老板的打火机,给了他两先令……

客人:你给了他两先令?

狡啮:是的,那上面就是这么标价的。

客人:那不就是你从他店里买了个打火机吗?

(沉默)

狡啮:这一点我倒是没想过,你启发了我。但是抢走别人的打火机如果不付钱的话似乎不太好,杂货店老板可能会生气。

客人:你去抢劫为什么还要管别人生不生气?

狡啮:他是个很好的人,我们两个还经常去喝酒,我不想伤害我们的友谊。

客人:我的上帝……

槙岛:不用担心,先生。如果您现在加入的话,我们有一个贩毒的行动。

客人:真的?你们贩毒?

槙岛:是啊,最近才开始,尽管我们从大概四年前就开始策划了。

客人:那你们策划得还挺久的。

槙岛:主要是因为一些口舌之争。

狡啮:因为这是很危险的活动,所以我们决定用颜色当代号。本来我是黑先生,槙岛是白先生,但是他说他更喜欢黑色所以想当黑先生,因此我们吵了两年。

槙岛:最后还是我妥协了,虽然我确实更想当黑先生。后来我们吵了一下服装,我想要在西装里加个马甲,他说太热了不想加。这个问题吵了半年才解决,因为季节从夏天变成了冬天。

狡啮:剩下的时间我们在讨论要不要戴墨镜。我觉得墨镜太显眼了,而他觉得墨镜很酷。半年后我和他同时改成了对方的主意,又过了半年同时恢复了自己一开始的主意。

客人:……呃,不管怎么说,你们现在确实已经开始贩毒了是吗?

狡啮:是的。不过我们觉得粉状物对人的身体不好。

槙岛:现在我们主要卖一些主人公成为世界主宰的小说,可以达成和毒品一样的效果,让人产生幻觉。

狡啮:我们也卖普鲁斯特,可以让失眠的人更快入睡。(手伸向抽屉)你需要吗?

客人:我不要那种东西。

槙岛:喜剧录像带呢?

客人:不!

槙岛:看来您不太喜欢这个行动?哦,以前我们有一个毁灭全镇的计划,不过很可惜被永远搁置了。我们连下水道的炸弹都埋好了。

客人:那为什么搁置它?

槙岛:因为我旁边这个蠢货在行动之前说了一句“干完这票我们就金盆洗手吧”。他根本没有一点身为虚拟人物的自觉,不是吗?所以我决定把炸弹全都拆了,当作无事发生过。

客人:我算懂了,你们根本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吧。

槙岛: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您在侮辱我们,我们可是个犯罪组织。

客人:你们做一点你们该做的事啊,杀死别人或者在哪里放个火啊!

(沉默)

槙岛:您又给了我灵感,我敢保证您绝对是一个有天赋的人。我们应该很久都没有举行篝火宴会了?

狡啮:是的。

(狡啮和槙岛开始讨论一场篝火宴会)

客人:等等,你们不管我了?

狡啮:我想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客人:可是——

槙岛:闭嘴,看看你自己,连名字都没有,只是个“客人”,不要打扰我们的对话。

(客人离开了,狡啮和槙岛的讨论继续了下去)



END

评论(5)
热度(110)
  1. 别的房间🔪与🔫与麦田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账号的所有文章仿佛都在抓住我摇晃“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发觉狡槙的妙处。”不,应该说他们属于这种作者:...

© 🔪与🔫与麦田 | Powered by LOFTER